福利20选5开奖结果: 他山之石!判例視野下美國專利確權程序的性質

文章來源: 中國知識產權報/中國知識產權資訊網
發布時間: 2019/6/5 6:41:00

20选5几点开 www.mvroy.com   原標題:聚焦專利無效程序——

 

  判例視野下美國專利確權程序的性質

 

  近年來,專利無效宣告程序的性質與定位的爭論多次伴隨著專利法的修改出現。業界對此問題的觀點莫衷一是,如民事程序說、準司法性質說等等,甚至有觀點提出,應當基于程序的性質,對專利權無效宣告程序進行準司法改造,并提出了具體的改造路徑。縱觀域外其他國家和地區,在專利制度變革中對行政確權程序的性質也出現過類似爭論,其中美國在專利法案實施后相關爭論頗具代表性。眾所周知,美國是判例法國家,回顧美國法院在一系列判決中對這一問題的回應,有助于我們對該問題的進一步思考。

 

  2011年6月23日美國通過其專利法修正案--《美國發明法案》(America Invents Act,下稱AIA)。該法案被視為近60年來美國專利制度最全面、幅度最大的一次修改。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于2011年9月16日簽署了該法案,并激動地將其稱之為美國半個多世紀以來最主要的專利制度改革。在該法案中,一項重要內容就是改革美國專利商標局(United States Pantent and Trademark Office,下稱USPTO)負責的專利授權后無效宣告程序即行政確權程序,在USPTO內設立了專利審理和上訴委員會(Patent Trial and Appeal Board,下稱PTAB),由該委員會負責雙方再審(inter partes review,下稱IPR)和授權后再審(post-grant review,下稱PGR)等專利行政確權程序,優化程序設置,增強程序活力與效果。

 

  IPR程序設立的目的在于讓USPTO對于已授權的專利進行再審查,減輕低質量專利造成的消極影響,提高專利無效程序的效率。盡管IPR程序不同于法院訴訟程序,但也包含證據開始(Discover)、口審聽證(Oral hearing)等具有訴訟程序性質的環節。在IPR程序的影響力不斷提升的同時,美國的立法、司法機關,企業和法律服務行業等對該程序的關注程度也在提升,業界對于該程序性質與定位的思考、討論甚至質疑也相繼涌現。近年來,隨著部分爭議案件進入美國聯邦巡回上訴法院和聯邦最高法院,兩級聯邦法院針對業界普遍關注的涉及專利行政確權程序本質屬性的基本問題作出了一系列重要的判決,在AIA運行初期就以判決的形式釋明了專利行政確權程序的根本屬性,及時回應了業界關注的問題,對于美國專利制度的運行發展起到重要的作用。

 

  一、2016年Cuozzo案:明確行政確權的法律定位

 

 ?。ㄒ唬┌蓋榧蚪?o:p>

 

  專利權人Cuozzo公司于2004年獲得第6778074號美國專利權。針對該專利權,無效宣告請求人Garmin公司于2012年9月向USPTO提起雙方再審。USPTO作出審查決定,宣告涉案專利權中部分權利要求無效。該案的一個主要爭議焦點是:USPTO是否可以在專利行政確權程序中采用不同于聯邦地區法院程序中的權利要求解釋的規則?對此,Cuozzo公司主張:雙方再審程序應被視為一種司法替代程序,因此其理應適用司法程序中的權利要求解釋標準。USPTO則表示:USPTO所采用的權利要求解釋標準是具有權威性的,至于是否應當被改動的問題,理應由國會作出決定,而非聯邦法院;PTAB由國會立法而成立,其所適用的標準也應有立法機關確認或改動。聯邦巡回上訴法院維持了PTAB的決定,隨后該案進入聯邦最高法院進行審理。聯邦最高法院在判決中以8:0的一致意見支持了USPTO的做法。判決指出:AIA并未明確規定在雙方再審程序中應當采用哪種權利要求解釋的標準,USPTO有權制定并實施其專利確權程序中的規則,可以采用不同于聯邦地區法院的標準。

 

 ?。ǘ┡欣鄣慵捌牢?o:p>

 

  該案雖然涉及的是權利要求解釋規則之爭,其深層次原因是對PTAB確權程序的屬性認識之爭。即,PTAB確權程序是否屬于類似于聯邦地方法院的司法程序,或可視為司法程序替代品?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USPTO就應當適用聯邦地方法院的相關規則和標準,當然也包括權利要求解釋的標準。對此,最高法院在Cuozzo案判決中予以了明確的回應,IPR 程序不像是一種司法程序,而更像是一種專門化的行政程序。設立雙方再審的目的不僅是要解決當事人之間與專利相關的爭議,也要?;ぶ匾墓誒媯鶴ɡǖ穆⒍嫌Φ畢拗圃諍戲ǚ段?/span>,對于權利要求的解釋,專利制度長久以來在專利局再審查程序和司法裁判程序中就存在不同的方式??杉?,最高法院明確認為IPR程序并不是司法程序的替代品,而是具備特定公益屬性的行政程序,在該程序中實行與司法程序不同的規則與標準并無不妥。Cuozzo案是AIA實施之后進入到聯邦最高法院的IPR程序第一案。最高法院在該案的一致意見中明確地指出了IPR程序是行政程序、具有公益屬性,其影響深遠。

 

  Cuozzo案涉及的權利要求解釋規則的后續發展也值得一提。2018年11月,USPTO主動將其長期使用的權利要求解釋規則,修改替換為聯邦地區法院使用的解釋規則,目的在于增進與聯邦地區法院間的協調性和一致性,以實現專利體系內更高的確定性和可預見性。雖然從結果上看,USPTO與聯邦地區法院的解釋規則最終歸于相同,但是USPTO的上述調整是自己主動選擇的,這與Cuozzo案的判決并不違背,這種選擇規則的權力正是最高法院在Cuozzo案中所認可的。

 

  二、2018年Oil State案:合憲性挑戰,私權與公益

 

 ?。ㄒ唬?案情簡介

 

  專利權人Oil States公司擁有一項用于?;ひ貉瓜碌木諫璞傅淖ɡ?。2012年,專利權人在聯邦地區法院起訴Greene's Energy公司侵犯該公司專利權,后者隨即在USPTO啟動了IPR程序。此后,聯邦地區法院的侵權判定程序和IPR程序并行審理。2014年,USPTO作出審查決定,認定涉案專利權相對于現有技術是可預見的,故宣告其無效。Oil States公司訴至聯邦巡回上訴法院,除了可專利性的問題之外,Oil States公司還對IPR程序的合憲性提出了質疑。該公司認為根據美國憲法第三條的規定,撤銷一件專利的行為必須在美國法院中、在陪審團前進行審理。聯邦巡回上訴法院維持了USPTO的審查決定,Oil States公司隨后向聯邦最高法院提出申訴稱:憲法規定專利權人享有獲得陪審團審判和向憲法第三條法院提起訴訟的權利,但是IPR程序違反了這些權利,專利是私有財產權利,專利無效訴訟必須在憲法第三條規定的聯邦法院審理,而不是在政府機構進行裁決,IPR程序無視先例,將專利訴訟從陪審團手中搶奪過來,交由政府官員處理。

 

 ?。ǘ?判例觀點及評析

 

  最高法院在判決中并沒有支持Oil States公司的觀點。判決指出:(1)授予專利權的行為涉及公共利益。因為授予專利權涉及政府和其他人之間產生的問題,具體而言,專利是公共特許經營權。在IPR程序中是對已授權專利的再次審查,其與專利授權涉及的基礎是相同的,也涉及公共利益。因此,授予專利權和撤銷專利權的程序交由行政機關處理是合理的,國會也通過立法明確地給了USPTO這樣的權力。(2)Oil States公司提到的三個在先判例均指出專利權屬于私權,然而這三個判例是在1870年專利法的時代下作出的,均不涉及該案中由國會授權設立的專利授權后行政再審程序。因此該案的判決與在先判例并不沖突。(3)歷史上,專利無效程序通常是在18世紀的英國法院中進行審理,但在當時也存在著在行政機構樞密院中進行審理的專利撤銷程序。因此,現如今國會設立的由PTAB進行審理的IPR程序并不違反憲法第三條的規定。何況,歷史的實踐在該案中并非決定性的,因為涉及公共利益的事項交給立法、司法或行政機關都是可以的。(4)最后,不能以USPTO的IPR程序和聯邦法院的司法程序看上去很像就推導出IPR程序代行了法院的職責,繼而得出其違反憲法第三條的規定。最高法院從來沒有使用過這種看上去像(look like)的標準來判斷該問題。(5)本判決只是回應IPR程序合憲性的問題,專利權作為一項權利受到憲法上正當程序條款和征收條款的?;?。

 

  上述判決中,聯邦最高法院以公共利益論為根基,借助歷史分析的方法,回應了專利行政確權程序的合憲性問題。筆者認為,最高法院在Oil States案和Cuozzo案中的觀點和倫理邏輯是一脈相承的:首先,專利授權確權程序涉及公共利益;其次,國會有權通過立法將涉及公共利益的事項交由行政機關負責;最后,USPTO的行政確權程序雖然和司法程序相似,但其并不是司法程序或司法程序的替代品,而是法律規定的特別行政程序。

 

  值得一提的是,Cuozzo案和Oil State案的判決分別是由布雷耶(Breyer)大法官和托馬斯(Thomas)大法官執筆撰寫,而兩者分別是最高法院現任大法官中持自由主義(liberal)傾向和保守主義(conservative)傾向的代表性人物。因此,在某種程度上可以說,無論持何種政治立場,美國聯邦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們對于發明法案下專利行政確權程序性質和定位的認識是高度一致的。

 

  三、2018年Knowles案:USPTO介入訴訟

 

 ?。ㄒ唬┌蓋榧蚪?o:p>

 

  Knowles公司擁有第 8018049號美國專利權,無效宣告請求人Analog公司針對該專利權向USPTO提出無效宣告請求,USPTO于2015年宣告部分權利要求無效。專利權人Knowles對該決定不服,起訴至聯邦巡回上訴法院。然而,請求人Analog因其宣告涉案專利無效的目的已經達成,拒絕參加訴訟程序。此時,USPTO局長Iancu行使了美國發明法案賦予的介入(intervene)權,參與到法院的訴訟之中,為USPTO作出的決定辯護。

 

  根據美國專利法的規定,在行政確權程序之后的司法程序中,通常是由原行政程序的雙方當事人參加訴訟進行對抗。但同時也規定:針對雙方再審和授權后再審的審查決定所提起的上訴,USPTO局長有權介入(shall have the right to intervene)到該訴訟之中。美國聯邦巡回上訴法院應在審理上訴案件前,將審理的地點、時間通知美國專利商標局局長與各方當事人。該案的爭議焦點就是:當一方當事人明確拒絕參加司法程序時,USPTO局長是否有權介入到訴訟之中。

 

 ?。ǘ?判例觀點及評析

 

  聯邦巡回上訴法院由三名法官組成合議庭對該案進行審理,以2:1的多數意見維持了USPTO作出的決定。少數意見認為:之所以允許行政機關介入到訴訟程序中,是因為涉及到與之相關的行政職責范圍、程序設置和行政規定等事項的調查,即行政機關在該訴訟上具備與之相關的獨立利益。而該案并不涉及上述利益,且另一方當事人已經缺席,故美國專利商標局無權介入。合議庭的多數意見則認為:根據35 U.S.C.§143的規定,USPTO局長擁有無條件的(unconditional)、法定的(statutory)介入權。并且,一系列的在先判例也都允許USPTO局長在原無效宣告請求人缺席的情況下,介入到司法程序中,為其審查決定辯護。多數意見還指出,他們遵循了聯邦最高法院在Cuozzo案中的做法。在Cuozzo案中,無效宣告請求人因與專利權人達成和解而退出了訴訟,USPTO仍可以介入到司法程序中。

 

  筆者認為,介入權這項制度表明:USPTO在行政確權訴訟中具有獨立的利益主張,即通過涉案決定,向法院說明其職責范圍、程序設置和行政規定是合法、合理的。這種利益主張,不等同于雙方當事人的利益主張,也無法由任何一方當事人代為主張。據此,如果以我國訴訟法理論進行分析,雖然當事人不服美國USPTO的確權決定而提起的司法程序在形式上通常采用雙方當事人對抗的類民事程序,但是USPTO介入權的存在體現了行政機關獨立的訴訟利益,該訴訟便具備了行政訴訟的基本特征。

 

  從Cuozzo案到Knowles案,美國最高法院和聯邦巡回上訴法院在三年間通過一系列重要的判例,向業界釋明了專利行政確權程序的性質和定位,充分認可了美國發明法案所塑造的PTAB以及行政確權程序的作用與價值。筆者認為,無論是從美國專利制度發展的歷史軌跡出發,還是從AIA的誕生背景來看,美國立法和司法機關對專利行政確權程序持積極肯定的態度,既有其歷史上的淵源,也是基于現實的理性選擇。目前,恰逢我國專利法第四次修改之際,重溫美國的這些經典判決中對于專利行政確權程序性質與定位的認定,對于厘清我國專利法修改進程中對于無效程序的諸多爭議,都有著非常好的啟發。(劉銘)

 

 

(編輯:高云翔)

 

(中國知識產權報獨家稿件,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主辦單位:中國知識產權報社 未經許可不得復制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103642號-2